中建网群|OA平台|邮箱平台|人事平台|财务平台|集采平台|项管平台 |中文版 |中建门窗
党群建设
首页
 >> 和谐幕墙 >> 党群建设 >> 职工之家
又到冬麦成熟时——裴景鹏

        坐上疾驰的列车,穿梭在粮食产量最多的河南省境内,成片成片的金黄色小麦映入眼帘,勾起我儿时的那段记忆。

        小麦快要成熟的时候,父亲每天吃完晚饭,就雷打不动的坐在电视机前关注由地方频道转播的天气预报,他最怕连续的阴雨天和大风天。连续的阴雨天会让小麦延迟收割,并导致发霉;大风天让熟透了的麦穗相互打架,散落在田里无法收获,毕竟这是家里的唯一收入来源。等到麦子收割的时候,父亲会凭着自己多年的经验挑选一个最适宜的天气来进行,在这一天到来前他会提前一天早早起床,把存放了一年的镰刀在磨刀石上磨呀磨,生怕磨的不锋利影响收割的速度。
        第二天天蒙蒙亮,一家人吃过早饭就匆匆赶到麦田里,从左至右一字排开,一人一畦地,开始收割小麦。手起刀落,所到之处,割断的麦子便像扑了一层金黄色的地毯一样,不断铺展开来,绵延至远处。每当有一个人的速度慢了下来,父亲便使出他的杀手锏,给所有参与其中的人加油鼓劲,嘴里喊着“看谁最先到达地的另一端”,好让落后的人也有点紧迫感。也正是从那时起,我深刻体会到竞争的滋味。现在想来,如果确实需要用一个词语代替的话,那就是争先。
        待所有的麦子割完,麦穗头朝两边,中间用麻绳打结,把小麦用麻绳扎成一米高左右的捆。捡子打好以后,就开始装车,把这些即将产出成果的麦捡子拉到事先准备好的空旷场地,等待接下来的程序---碾压。
        碾场可是我最喜欢的事情了。因为我自认为这也是我最能凸显出自己作用的时候。现在想想,也许只不过是父亲为了不让我觉得帮不上忙而失落给我特意安排的事情罢了。
        先把麦子散在场里,碾石拴在车上,开动车子,碾场就开始了。如此反复,几遍过后,用三头叉把麦子翻腾几次,确保麦粒都能脱落。翻腾过后,碾石就完成了它的任务。去掉碾石,车后拴上门板。由于我重量较轻,父亲会在门板上放一大块石头,我腿岔开,踩在石头两边的门板上,手扶车子,车子又一次开动了,我就这样站在上面,用自己微不足道的重量来增强碾场的效果。那种站在门板上迎着微风,随着麦秆的高低不平而上下起伏的感觉是我至今所不能忘怀的。
        所有的各种碾压,都是为了使麦粒能够脱离麦穗。就如同我们现在做工作一样,所有不同的方式方法其目的都是为了最终的成果转化。
        碾场过后,用三头叉把没有麦粒的麦秆堆成三米多高或半圆球状、或长方体状的麦秆堆,作为冬季家里黄牛的口粮,家里没有养黄牛的,在价钱好的时候就把堆好的麦秆成堆卖给前来收购的人。麦秆收完,场里就剩下带皮的麦粒了。将这些带皮的麦粒用扫把拢在一起,堆成小山,准备适时将粘在小麦颗粒上的麦皮去掉。
        挑一个好的天,有风,但不能太大。带上木锹,编织袋,扎口袋用的绳子。用木锹将成堆的麦子一点点扬起,锹起麦落,在风的作用下,麦粒落在一边,麦壳落在另一边。仲夏的白天一半是燥热,一半是没风,所以一般扬场会选择在傍晚开始。自打我记事起,都是第二天醒来,院子的房檐下已经整整齐齐堆满了装好袋的粮食。
        如今,科技的进步使人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印象中小麦的收割过程已被时间的洪流逐步冲洗褪去。远离故乡已有好些年,在这样一个冬麦成熟的时节,甚是怀念曾经那段美好的记忆。
不知不觉,列车已开出好远的地方。
网站首页 | 公司简介 | pc蛋蛋牛人全包破解 | 业务实力 | 联系我们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凤凰山开发区五贤北路9号 邮编:430000 总机电话:027-69606190
pc蛋蛋赌博上新闻联播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鄂公网安备 42011402000364号
推荐显示器分辨率:1024*768 IE7.0以上浏览器